February 2019: Market Viewpoints


Manish Singh - 二月 26, 2019

摘要:

正值美国在世界上的威望逐渐消退而中国的地位却不断上升之时,并且随着美中两国正努力寻求双方都能接受的贸易协议,很难想象这两个国家在1979年——中国开始伟大改革之年——有多么不对等,更不用说在中国共产党的领袖毛泽东在1949年成立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之时了。1979年,中国的GDP为1,780亿美元,占美国GDP的6%。今天,中国的GDP已经达到美国GDP的63%。中国成立后,中美两国未建立外交关系达22年之久。直到1971年冷战高峰期,华盛顿和北京的关系才开始出现转暖的公开迹象,也就是著名的“乒乓”外交。中美最终于1972年建立全面的外交关系时,两国贸易额仅有470万美元,与两国现在的贸易额6,040亿美元相比几可忽略不计。中美关系历史跌宕起伏,对美国而言,中国已经从1949年的流氓国家变成最重要的贸易合作伙伴。以至于我们正在进入一个G2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中国和美国制定规则,其他国家必须遵从。

新的一年,在美联储决定暂缓其稳步加息缩表的计划后,全球股市跌势继续。标普500指数已经从去年十二月的最低点上涨超过18%,全年上涨11.1%。随着欧洲央行(ECB)因为担心欧元区的增长放缓而计划向银行系统提供新一轮超低息长期贷款,欧元区的旗舰指数EuroStoxx 50今年已经上涨8.6%,并肯定会有新一轮上涨。尽管新一轮的货币政策对欧元区来说并非灵丹妙药,但它会刺激欧洲股市,尤其是自去年五月以来一直低迷的欧洲银行的股票。

中美共同体:G2世界的召唤

与毛泽东主席和“大跃进”时代(毛泽东的第二个五年计划,时间从1958年到1963年,后来被证明是中国的一场彻底的灾难)相比,今天中国的经济已不可同日而语。它导致数百万人死亡,接下来的数十年更加悲惨。荷兰历史学家Frank Dikötter在其优秀著作 – “文化大革命:人民的历史,1962–1976” – 中沉痛地回顾了中国共产党自己的记录和已经解密的举报信、秘密警察报告、统计资料、调查和其他存档文件,描绘了中国在1960年代的悲惨景象。按照Dikötter的统计,由于毛泽东强迫农民离开土地,投身合作社和盲目的工业项目,从1966年延续到1976年的文化大革命(之前称为“伟大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导致了4,500万人死亡。毛泽东希望让全国人民在60多万个后院高炉上工作,提高中国的钢产量。但是,他得到的只是饥荒和数千万人死亡。前苏联领导人赫鲁晓夫曾警告毛泽东说,中国的工业化进程可能会导致饥荒。赫鲁晓夫知道,斯大林对成为成业强国不计后果的野心在1932-33年在俄罗斯引发饥荒,在富饶的农业国家乌克兰饿死五百万人。但是今天,中国是世界上第二大经济体,正使用其财富在世界各地建立“殖民地”,成国美国霸权唯一真正的挑战者。在短短40多年——从中国1979年“改革开放”开始——中实现的这一奇迹带来了多年两位数的增长(见下图)。

中国GDP增长率(1979-2017)
China GDP Growth Rate (1979-2017)

正值美国的威望逐渐消退而中国的地位却不断上升之时,并且随着美中两国正努力寻求双方都能接受的贸易协议,很难想象这两个国家在1979年——中国开始伟大改革之年——有多么不对等,更不用说毛泽东在1949年成立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之时了。1979年,中国的GDP为1,780亿美元,占美国GDP的6%。今天,中国的GDP已经达到美国GDP的63%。中美关系历史跌宕起伏,对美国而言,中国已经从1949年的流氓国家变成美国在世界上最重要的贸易合作伙伴。以至于我们正在进入一个G2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中国和美国制定规则,其他国家必须遵从。在此进程中,欧洲输得最惨,但只能怪自己——不进行结构性改革、增长率低、失业率高以及过度依赖于出口而非内需。

Chimerica(中美共同体)是历史学家Niall Ferguson和Moritz Schularick创造的用来描述中美两国共生关系的新词。中国成立后,中美两国未建立外交关系达22年之久。当时,想要获得前往中国的签证很难,通常不可能,非常像今天的北韩。商人们每年只允许入境一次,以参加广交会。在邻近的香港,背着相机的美国和日本游客都会乘大巴前往边境,看一眼对面的“红色中国”。中美关系曾经恶化到美国在1955年春季威胁对中国进行核攻击,以支持其盟友台湾。直到1971年冷战高峰期,华盛顿和北京的关系才开始出现转暖的公开迹象,也就是著名的“乒乓”外交——美国国家乒乓球队访问中国与中国的世界冠军球队比赛。美国总统尼克松觉得这是开启与中国的政治关系的良机,因此,尼克松秘密派遣国务卿基辛格前往北京,安排与中国总理周恩来会面。基辛格与中国官员的会面非常成功,随后尼克松于1972年对中国的访问成为世界和美国战后最重要的事件之一。尼克松称他的访问是“改变世界的一周”。之后不久,联合国承认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并授予其联合国安全理事会永久席位,而这一席位自1945年以后一直由台湾拥有。至此,中国被纳入世界秩序。但是,中美贸易关系开始繁荣发展仍然是十几年后的事情。中美最终于1972年建立全面的外交关系时,两国贸易额仅有470万美元,与今天相比几可忽略不计。根据美国人口调查局的资料,从1980年到2004年间,中美贸易额从50亿美元上升至2,310亿美元。中国2001年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对中国和世界贸易而言是关键的时刻,中国的GDP从那时开始发生剧变(见下图)。

世界银行中美两国GDP(按当前美元计算)
World Bank GDP for China and US (in Current USD)
资料来源:彭博新闻

美中贸易正处在关键时刻,最近几天,美国总统特朗普和美国财政部长努钦对达成协议的前景均表示了乐观态度。周日,特朗普发布推文称,“今天将与我的工作人员进行关于中国贸易协议的重要会议和电话讨论,还有更多。在很多不同方面取得了很大进展。”多次会谈表明,中美两国均致力于找到双方均能受益的解决方案。例如,北京提出将美国向中国的半导体销售额提高到2,000亿美元,相当于当前水平的五倍。这将帮助缩小美国对中国创记录的3,840亿美元的贸易赤字。非常有趣的是,这一建议也意味着将美国的半导体装配业务从墨西哥和马来西亚等同转移到中国。这样,这些产品就可以算是美国的出口,而不是其他国家的出口。这意味着——美国和中国正在将世界变成“G2世界”,这两个国家的共同利益上主要考虑因素——特朗普的“美国优先”和习主席的“中国制造2025”(旨在让中国在十个主要行业中进行先进技术的世界领导者)。中美两国凭借其各自的优势——美国是技术和创新,中国则是国内市场外加购买美国国债的能力——让两个国家订立可让双方受益的贸易协议。

我曾经在2018年2月市场观点 – 中写道,“世界两个最大的经济体——中国和美国的命运密不可分。在某种程度上,这两个国家相互补充,彼此需要。在制造方面,美国无法与中国竞争,而在产品设计或研发能力方面,中国也无法与美国竞争。”所有迹象均表明两国一定会缔结贸易协议。3月1日的截止日期或将2,0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的关税从目前的10%提高到25%看起来不那么令人担忧。白宫新闻秘书在一份声明中说,双方“已同意,如有任何承诺,均会在两国的谅解备忘录中作出声明。”回想2018年7月,欧盟和美国达成一份392个字的声明,称双方将努力消除关税和其他壁垒,且特朗普不向欧盟出口的汽车征收关税。因此,备忘录将给美国一些空间,将3月1日的截止日期延长到在今年二季度的习川会上签订贸易协议。

市场和经济:

新的一年,在美联储决定暂缓其稳步加息缩表的计划后,全球股市跌势继续。标普500指数已经从去年十二月的最低点上涨超过18%,全年上涨11.1%(见下表)。随着欧洲央行(ECB)因为担心欧元区的增长放缓而计划向银行系统提供新一轮超低息长期贷款(又称定向长期再融资计划(TLTRO)),欧元区的旗舰指数EuroStoxx 50(SX5E)今年已经上涨8.6%,并肯定会有新一轮上涨。上周,欧洲央行首席经济学家普雷特(Peter Praet)发出迄今为止最强烈的信号,称可能会提供更多资金。他说,“管理委员会很快会进行讨论。”同为欧洲央行决策委员会成员的Benoît Cœuré在纽约的评论进一步增加了市场对TLTRO的预期,他说,“我可以看到市场对再次推出我们称之TLTRO的再融资计划有着巨大的讨论。这是有可能的。我们正对此进行讨论,但我们想确信它起到金融方面的作用。”

股票市场表现(年初至今)
Equity Market Performance (YTD)

本新闻稿的长期读者都了解我对欧元区的担忧——随着经济恶化,同时欧洲央行对仅使用货币政策来维持经济增长显得无计可施,政客们对结构性改革只能动动嘴皮。2015年3月,欧洲央行推出被称为量化宽松(QE)的债券购买计划。该计划原本打算持续一年半时间。但是,经过多次延期,该计划多运行了两年,直到2018年12月才结束。在此期间,欧元区实现了超过2%的最大增长率。由于量化宽松计划已经结束,欧元区的增长再次陷入停顿。因此,欧洲委员会降低了欧元区的增长预测。欧盟预测有着19个成员的欧元区的GDP在2019年会增长1.3%,而不是十一月预测的1.9%。该预测还指出,在2018年底陷入衰退的意大利经济今年会仅以0.2%的最低速度增长。德国则侥幸避免衰退。欧洲央行超过2.5万亿欧元的资产负债表占欧元区GDP的40%。相比之下,美联储资产负债表达到4.5万亿美元的最高位,目前为4万亿美元,占美国GDP的22%。尽管新一轮的TLTRO对欧元区来说并非灵丹妙药,但它会刺激欧洲股市,尤其是自去年五月以来一直低迷的欧洲银行的股票。

同时,在美国,我们得到了2019年1月29日至30日召开的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会议的会议记录。会议记录表明,上个月多数美联储官员支持防止美联储4万亿美元的资产负债表进一步缩减。美联储官员赞同发布一项行动计划来强调这一点。他们相信“这种声明会给完成美联储资产负债表规模的正常化进程带来更大的确定性。”这是美联储官员态度转换的一次确认,他们在十二月会议上将基准利率提高0.25%和计划在今年加息两次,却随着经济前景变差而在一月的会议上改变态度。许多人现在相信美联储今年不大可能加息。但是,我认为美联储今年有能力加息,而且会在三/四季度加息,不会更早。看起来美联储已经成为市场的人质,这种推测有着许多证据。但是,我觉得它更多是一个沟通问题。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十二月发出的信息语调强硬,但内容温和。市场选择将重点放在新闻发布会的语调上并大幅抛售。这让美联储在不久之后不得不改变态度。

疲弱的零售额数字进一步凸显了美国疲软的经济前景。如下图所示,十二月-1.2%(月环比)的下跌是自2009年9月以来最大的跌幅。如果不计算汽车和天然气,这次下跌更加严重。但是,我们不能以偏概全。如果这次下跌再持续几个月,美联储会很担心,从而不会考虑在今年加息。但是,我预测不会出现如此戏剧性的结果。美中贸易协议的签订和中国的持续经济刺激降低了美国的加息预期,加上每年3%的工资增长,均预示着经济不会衰退。

Retail Sales Graph
资料来源:Bespoke Invest

尽管脱欧计划悬而未决,英的经济表现良好,标志是英镑/美元汇率最近有所回升。2018年季环比(QoQ)GDP增长意味着英国GDP在2018年增长1.3%(相比法国为1%,德国为0.7%,美国为3.1%)。国际货币基金(IMF)对英国2019年的GDP增长预测保持1.5%不变,将2020年的增长上调0.1%至1.6%。本周公布的数据表明英国在一月创下创记录的-149亿英镑的预算盈余,这是自1993年有记录以来的最大金额。充盈的税收收入推动预算盈余与去年一月相比进一步上升。与去年相比,今年年初至今的借款降低近半,比预算责任办公室(OBR)的预测低40%。如果出现无协议脱欧的情况,这些都会极受政府欢迎。如我在上个月的新闻稿中指出的一样,我不认为英国会无协议脱欧。

因此,鉴于以上因素,我的配置仍然偏重美国股票。我还对新兴市场股票(EEM US)保持乐观,尤其是中国科技股(阿里巴巴、百度、腾讯、京东)及半导体股票(美光科技、高通、英伟达)。至于美国部门,我仍然偏重美国金融部门(XLF)、美国通讯服务部门(XLC)和美国医疗部门(XLV)的股票。

美国各部门股票表现(年初至今)
US Equity Sector Performance (YTD)

我喜欢的其他股票:我喜欢以下股票: VISA (V US)、Blackrock (BLK US)、JP Morgan (JPM US)、Bank of America (BAC US)、Goldman Sachs (GS US)、Allergen (AGN UN)、Celgene (CELG UW)、Apple (AAPL UN)、Google (GOOG US)、Microsoft (MSFT US)、IBM (IBM US)、Amazon (AMZN UW)、Salesforce (CRM US)、Alibaba (BABA US)、Micron Technology (MU US)、JD.com (JD US)、Home Depot, (HD UN)、Costco (COST US)、Estee Lauder (EL US)、Glencore (GLEN LN)、Rio Tinto (RIO LN)、Honeywell (HON US)、Schlumberger (SLB US)、Halliburton (HAL US)、CVS Health Corp (CVS US)、BNP Paribas (BNP FP)、Barclays (BARC LN)、Pepsi (PEP US)、Activision Blizzard (ATVI US)、Starbucks (SBUX US)、Disney (DIS US)、Comcast (CMCSA US)、Societe Generale (GLE FP)、Kering (KER FP)、Mastercard (MA US)、Lam Research (LRCX US)、VINCI (DG FP)。

敬礼

Manish